Logo

Tate Modern Switch House

Large tedmodern a

從英國奇切斯特(Chichester)的卡斯雕塑基金會(Cass Sculpture Foundation)佈完展後,趕忙的來到倫敦。規定自己此行要做足英國美術館的功課,第一天就規劃要走訪泰德雙館(Tate Britain and Tate Modern)、蛇形畫廊(Serpentine Gallery)、白教堂(Whitechapel Gallery)三個英國當代藝術的重要據點。但發現自己真是過於天真,單單泰德現代美術館就花掉一整天,而且還是以手刀向前的方式在看展!

泰德現代美術館成立於2000年,由廢棄的發電廠改建成而,並在2016年6月擴大興建一個十層樓空間。這個新的空間除了展示既有館藏作品之外,其目的也在透過館內實體空間的擴大,去展示尺度與規模更大、更具野心的裝置藝術,以及更多表演藝術類的作品。

抵達泰德現代美術館前必經之路是一座位在泰唔士河(River Thames)上的千禧橋(Millennium Bridge),走在一個具現代感的橋面上環看著倫敦這個帶著歷史的城市,似乎在宣告著自己將走住一個展現著倫敦當代藝術發展的重鎮。

走進泰德現代美術館的大廳兩邊筆直挑高建築,更讓人難以想像這裡究竟可以容納多大尺度的作品。沿著樓環狀的樓梯一路走上,便是一間間展示著不同現當代作品的展間,與泰德現代美術館的重要典藏。原典藏的質跟量都相當的驚人,似乎可以把現代到當代的西方美術史,在這個地方以觀看作的方式重讀一次。走出展廳便可跨過空橋來到美術館的另外一側,連接到今年才剛成立的新館(the Switch House),其展示的作品都是當代具代表性的重要之作。泰德現代美術館除了作品的質量相當可觀之外,對於空間與作品的關係也極為有趣。館方保留了建築部分的原貌,巧妙地讓適合的作品在該地形成的一有趣的共生。對我來說,這是一種對於這舊有建築本身的重視,並且更能藉此觀察一個城市重視自己歷史與文化的高度。當漫布在館內時,走道上留有大面積舊有的窗,觀眾可或座或臥的在自然採光下閱讀休憩,充分展現出一個以人為主的環境在泰德現代美術館中是如何被構思。

Large tatemodern 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