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馬諦斯 Henri Matisse

— 沂藝術 2018年5月25日

Large mat aa

法國野獸派大師馬諦斯(Henri Matisse, 1869-1954)於1923年創作的《側臥的宮娥與玉蘭花》(Odalisque couchee aux magnolias),5月8日在紐約佳士得展開的晚間慈善拍賣以8075萬美元成交(約24億新台幣),創下藝術家個人最高拍賣紀錄。

這次私人收藏晚間拍賣,佳士得受大衛·洛克菲勒遺產委員會委託,拍賣大衛與佩吉‧洛克菲勒夫婦逾2000件收藏,當中不乏包含畢卡索、莫內等大師作品,此次也締造私人收藏拍賣最高成交總額紀錄,金額高達8.3億美元(約250億新台幣),在此之前最高私人收藏總額紀錄為2009年伊夫·聖羅蘭的4.84億美元。

說起馬諦斯,無人不曉他是野獸派的靈魂人物,與畢卡索並稱為二十世紀最具影響力的藝術家,但馬諦斯會成為一位藝術家卻是偶然的契機。出生在商人家庭的他,原本的生活跟藝術一點關係都沒有,有次因為腸胃炎休養時,他母親給他一組繪畫工具箱打發時間,卻料想不到從此扭轉了馬諦斯的平凡人生。

馬諦斯過去只是一位在律師事務所上班的小職員,從來沒有接觸過藝術,所以剛開始接觸繪畫時,先從傳統的靜物描繪開始摸索,儘管馬諦斯在藝術創作上有天份,但單純靜物風景畫並沒有帶給他喜悅,但直到1905年他去溫暖的南法旅行才有飛躍性的突破。

蔚藍的大海、明媚的陽光擁抱著法國地中海沿岸,馬諦斯被他眼前所見觸動,在這裡發展出全新的繪畫手法,以明亮濃烈的色彩大量塗抹在畫布上,無須考慮現實狀況,他恣意用顏料畫出內心的色彩。就在那年,他參與法國秋季沙龍,展覽出《戴帽子的女人》、《開窗》,評論家路易·沃克塞爾(Louis Vauxcelles)看見許多鮮豔色彩的畫作包圍著一尊文藝復興風格的多那太羅的雕像,隨口脫出「多那太羅(Donatello)被野獸包圍了!」。此後野獸派便成為了馬諦斯為首等人的代名詞。

但只用野獸派定義馬諦斯風格委實狹隘了一點,作為一位非常有前瞻性的藝術家,他不斷嘗試新的創作手法,像是一戰期間的抽象幾何構圖、尼斯時期的東方、後宮女奴系列、人體雕塑、晚年的剪貼畫。

除了用色大膽惹人非議外,「裸體」貫徹了馬諦斯的藝術生涯。他筆下的人物在愉悅自然的氛圍下,大方地展露他們的肉體,略去嚴謹的細節描繪,馬諦斯運用簡單的構圖與強烈對比的顏色勾勒出人物熱情狂野的活力。不過他的畫作一時也遭受到藏家與評論家無情的批評,別於古典繪畫內斂自制的美,他們嘲笑馬諦斯的肉體基調,甚至認為他褻瀆了藝術史,但是還有一部分藏家預見馬諦斯將會掀起藝術史的新浪潮,向他購藏不少作品。

除了野獸派的成員安德烈·德蘭(André Derain)、勞爾·杜菲(Raoul Dufy)、莫里斯·德·弗拉芒克(Maurice de Vlaminck),以及收藏家史坦兄妹,馬諦斯的親密好好友多是隨和親切的藝術家如阿爾貝·馬爾凱(Albert Marquet)、喬治·布拉克(Georges Braque)。

而馬諦斯與畢卡索的可貴情誼也是藝術界的一段美談。當馬諦斯認識畢卡索的時候,他已經是上流社會小有名氣的藝術家,畢卡索那時還只是剛崛起的窮畫家,由於年紀地位的差距,兩人第一次見面並沒有燃起友誼的火花,甚至觀察對方的作品暗中較勁。有一次聚會,馬諦斯手裡拿著一個非洲黑人頭雕塑,恰巧被畢卡索看見,啟發了畢卡索畫出《亞維儂少女》,正式揭開立體派的序幕。馬諦斯在繪畫上的偉大成就讓畢卡索曾經稱讚:「馬諦斯才是真正的畫家!」兩人就在競爭又相互激勵的關係下,成為彼此生涯中不可或缺的鼓勵。

目前馬諦斯作品主要公共收藏於泰特美術館、古根漢美術館、紐約現代藝術美術館、俄國艾米塔吉博物館等。

圖一:Nu bleu IV, 1952. © Succession Henri Matisse/DACS 2018
圖二左上:Bathers by a River, 1909-1916. Art Institute of Chicago Collection © Succession Henri Matisse/DACS 2018
圖二左下:Pink Nude, 1935. Baltimore Museum of Art Collection © Succession Henri Matisse/DACS 2018
圖二右上:Matisse at home in Nice, 1948. Courtesy of Time & Life/Getty
圖二右下:The Snail, 1953. Tate Modern Collection © Succession Henri Matisse/DACS 2018

Large mat b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