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未來主義

— 沂藝術 2021年4月23日

Large 28aa

「憑著我們對未來主義的熱忱,我們將會:

消滅對過去的崇拜,否定對盲目追求模仿古典、學術的痴迷。」

────馬利內蒂(F. T. Marinetti)〈未來主義宣言〉1909

在1909年,歐洲處於一戰後的復甦,工業化的生產備受重視。義大利詩人馬利內蒂發表了〈未來主義宣言〉,主張要頌揚勞動力、革命和工業化後的機械化設備,批判當時義大利的人文主義,要擺脫的歷史枷鎖,燒掉博物館與圖書館。聯合五位年輕藝術家,包括薄丘尼(Umberto Boccioni)、卡拉(Carlo Carra)、盧索羅(Luigi Russolo)、巴拉(Giacomo Balla)和瑟維里尼(Gino Severini),創立未來主義。

未來主義是藝術反傳統反規則的開端,傳統以來義大利都深受教廷文化影響,導致於藝術和宗教不可劃分。當時的義大利,藝術風氣較為保守。馬利內蒂把現代主義的思潮帶入義大利,對義大利傳統的文化藝術進行了批判,在當時可說是極叛逆、反傳統的思想潮流。在報章發表〈未來主義宣言〉一文,宣揚他的藝術觀點。

馬利內蒂認為告別過去,不應再執念與於神話,要借用新興的工業的「動能」來回應未當下和放眼未來。這群藝術家以結構畫面成重複性線條和拼貼出面塊,表達畫面的動能和不安定的律動感,像動畫片般呈現連續的動態影像。他們看重過程和現代性,試想像他們就是在科技還沒普及的年代,積極以藝術讚揚機械和想像它們置於生活中的各種可能的面貌。結合立體派對於物件多角度描寫的視覺點和印象派用色的技法, 甚至使用區塊和顏色,把聲音和光線效果表現在作品上。

藝術家薄丘尼(Umberto Boccioni)的城市的興起(La città che sale, 1910)結合後印象派筆觸模糊和立體主義破碎的形式。畫中央一匹紅馬向三名男子前衝來,刻意使用白色線條描繪他們的肌肉繃緊,試圖引導和控制紅馬。背景中有其他馬匹和人,由於馬和人形象模糊不清,用鮮豔的顏色描繪,以表明變化源於混亂,使成眼球的焦點圍繞著馬匹的狂奔,觀看者皆受律動所引。其風格上源用了文藝復興時期英勇、裸體的思維,但在視覺上,卻傳達出勞動,與對比剛過去的戰爭時代,帶出創造了新的未來的主張。巴拉(Giacomo Balla)的拴著皮帶的狗的動力(Dinamismo di un cane al guinzaglio, 1912)幽默的描繪了一個女人散步時的裙擺和她的黑色小臘腸狗。以女人的腳、黑色連衣裙底部褶皺、狗的腳、尾巴和鬆軟的耳朵,在構圖上成為了一個特寫鏡頭,並以不同程度的透明度進行描繪。牽著小狗的金屬皮帶女人之間的律動,以四個拋物線來呈現出鍊條在散步中搖擺不定的動能。策展人湯姆·洛伯克(Tom Lobbock)說:在這幅畫作之前,沒有甚麼畫家會運用疊加和重複表達律動的效果。印象派也只是專門挑選一個細節,但是巴拉幾乎是隨機選擇的一個細節,並使其成為整個圖片的焦點,使瑣碎的主題成為主要主題。

在俄羅斯,未來主義發展出與義大利未來主義一派完全不同的形式,它以更大的面向包容了各題材形式的創作,特別是在詩歌、音樂和表演藝術,更影響了輻射主義和建構主義。它意靈活的,容納了一戰後各種各樣的藝術家和實踐,發展成為一個意識形態。與本來未來主義最大的區別在於儘管對新技術和新形式有濃厚的關注外,依然保留了俄國傳統的文化,並混合在心理學、色彩理論和語言學。因為與革命政治緊密相關,使未來主義在俄羅斯經歷了更長的時間。

在1914年因為各人在藝術理念上的分歧導致了衝突,漸漸核心藝術家形同陌路,轉向不同流派,如卡拉轉往形而上繪畫、瑟維里尼以新古典主義繼續創作;主要藝術家安東尼奧·桑特埃利亞和薄丘尼亦在兩戰中喪生。戰後,巴拉領導了一批年輕的未來派畫家,但他們的風格變得越來越抽象,偏離於未來主義的核心。不過,在其他地方,在未來主義的鼓吹下,擁抱新科技、打破傳統的思維影響後世思維和創作理念。它影響了英國的漩渦主義,如藝術家溫德漢·路易斯(Wyndham Lewis)風格,為重複動態的漩渦,提供充滿活力的幻想,不受空間約束,可見受未來主義亦影響;達達主義代表藝術家杜象(Henri-Robert-Marcel Duchamp)、裝飾風藝術家亨利·馬諦斯(Henri Matisse)等人的作品,皆受未來主義啟發。

未來主義對速度和技術的追求,今天反映在許多現代電影和其他文化模式中,例如,人體金屬化,影響了機械人、變形金剛等許多對於人類和科技的想像,可見未來主義是一股不可忽視的助力,帶領藝術從古典邁向科技。

Photo 1: Speed + Sound Giacomo Balla © 2018 Artists Rights Society (ARS), New York / SIAE, Rome

Photo 2 Top left: Ivo Pannaggi, Speeding Train (Treno in corsa), 1922. Photo:Courtesy Fondazione Cassa di risparmio della Provincia di Macerata

Photo 2 Top Right: The spell is broken Giacomo Balla 

Photo 2 Left bottom: Spring ca. 1916 Giacomo Balla © 2018 Artists Rights Society (ARS), New York / SIAE, Rome

Photo 2 Right bottom: Nuns and Landscape Giacomo Balla  Private Collection

Large bb 4